推广 热搜:

新朗格 聆听秒针“芯”跳动——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点击图片查看原图
 
单价: 面议
起订:
供货总量:
发货期限: 自买家付款之日起 天内发货
所在地: 默认地区
有效期至: 长期有效
最后更新: 2022-08-16 01:30
浏览次数: 2
询价
 
公司基本资料信息






详细说明

[全球腕表  钟表文化]19世纪,航空业和科学技术的发展,对钟表的精准性和易读性提出挑战,当时广为流传的天文台表凭借高度精准以及耐用的特质,成为不少科学家和探险家不可或缺的装备,朗格创始人之子理查?朗格,既是一位科学家,也是朗格历史上最富创意的杰出制表师,他所取得的多项重要专利包括含铍合金游丝至今依然对钟表业影响深远。为致敬这位钟表先驱,朗格品牌于2006年以其之名推出Richard Lange系列腕表,所有表款均以天文台标准生产制造,力求腕表准确可靠、读时清晰。Richard Lange系列表款不多,但除了一枚最基本天文台大三针腕表之外,其余表款皆非等闲之辈,由此,该系列也成为了朗格品牌最独树一帜的产品。

 

 

朗格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腕表

 

2016年SIHH,朗格表在Richard Lange标志性的规范针设计之上,添加了一枚全新力作——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腕表,使用珍贵的950铂金材质打造,限量100枚。该枚腕表,不仅聚合了朗格多项重要专利技术,其最大的特点在于将恒定动力系统和逐秒转换的跳秒结构巧妙融合,从而追忆两个多世纪以来飘摇浮沉的跳秒复杂功能。

150年后 跳秒回归

跳秒机制的由来,有着悠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世纪下半叶。当时为了可以短暂的记录时间,在原有的秒轮基础上,衍生出一套单独的走秒机制,这套机制可以让秒针一秒一进,最初无法停止,更无法归零,后来日内瓦制表师发明了可以启动和停止的结构,这套机制总算可以人工操控了。

19世纪下半叶的朗格跳秒怀表

 

 

 

19世纪朗格跳秒怀表

朗格首次制作带有跳秒机制的时计,是在1867年,当时朗格品牌创始人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研制出“一秒钟机芯与跳动指针”时计,并于十年后获得新成立的帝国专利局(Imperial Patent Office)颁发专利。根据现在所能找到的一些历史资料,1876年时,朗格已经制作出了成熟的跳秒怀表并投放市场,更有趣的是,这枚怀表有两根秒针,6点位有一个下沉式的小秒盘用于普通连续性走秒,表盘中心则有一根大秒针,这根秒针可以通过12点钟表冠按压启动,不仅可以短暂的记录时间,而且还是一秒一进的,也即跳秒。1880年左右,朗格对这种跳秒怀表进行设计上的改动,表盘更加美式化,表冠上直接增加一个按钮而不是原来两用式表冠,这批怀表专门为南美市场而制作。

 

 

 

朗格约1892年制跳秒怀表

朗格的跳秒怀表从1860年代开始,一直生产了几十年,期间出现过多种设计,主要销往欧洲和美洲。1892年,朗格的一枚跳秒怀表,虽然它整体的结构依然是6点位小秒盘、中心带有跳秒计时秒针这样的设计,但是它使用了宝玑字、轨道分钟盘以及路易十五风格的时分针设计,这钟带有鲜明的法国怀表风格的元素,也突出了当时朗格跳秒怀表的丰富性。在此之后,朗格甚至还生产过一批取消了6点钟位置小秒盘的跳秒怀表,这批怀表只有中央大秒针,不过这根秒针同样需要表冠启动,主要功能依然为计时。

 

 

 

使用黄金套筒、鹅颈微调结构的朗格跳秒怀表

当时的这些跳秒时计,全部使用朗格于19世纪中期发明的3/4夹板,均搭载1A级高品质机芯,内部使用双金属补偿摆轮、雕花夹板、蓝钢螺丝固定以及朗格独有的跳秒机制。约到了20世纪初期,朗格出现了使用鹅颈微调、黄金套筒这样的更高级别机芯的跳秒怀表。

自20世纪以来,前期朗格主要生产精密怀表包括天文台表、航海钟、计时表等,战争时期,朗格曾为军队提供军用仪表,整个20世纪,朗格在跳秒方面几乎没有特别的进展。一方面,跳秒不是一项实用型功能,另一方面它以计时为出发点,当计时技术成熟之后,也便被更加实用的计时表所取代,尤其是腕表的崛起,这样的怀表逐渐失去竞争力。

朗格跳秒荣归高级制表舞台

 

 

 

今天,朗格重新探寻这项品牌历史上重要创新的杰出成就,以现代化的制表工艺和创新结构,再次呈现机械式一秒一跳的时间程式,并且与计时所脱离,聚焦精准至整秒的时间读取,回味那个年代钟表先驱对于精密计时所作出的不懈努力和非凡创意。

 

 

 

朗格L094.1机芯轮系结构图

作为现代时计,这枚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腕表没有也不可能沿用当时朗格所申请专利的怀表跳秒机制,朗格重新出发,力求解决技术难题,其中最关键的地方,在于如何准确的实现跳秒。虽然原理一样,都使用恒定动力结构,但是全新的朗格跳秒腕表,使用的是游丝,而非朗格最初使用的杆簧。当然,整体的结构也已经完全不同,而一脉相承的,是那些代表了德国精密钟表制造商DNA的独特元素:3/4夹板、雕花摆夹板、黄金套筒、鹅颈微调……

不只是跳秒

朗格新作Richard Lange系列Jumping Seconds腕表一经推出,便成为本届SIHH的焦点之一,喜爱朗格的表友,非常欣喜的看到朗格品牌所作出的创新和对新技术的不断探索。尽管跳秒在最近几年的SIHH中并不是第一次出现,但对于朗格而言,这是首次,而且它远不只跳秒这样简单。

恒定动力系统

 

 

 

机械跳秒背后的核心要义,是对机械能量的等量等时分配,历史上主要有两类分配方式,一类是以使用游丝为基础的恒定动力结构,还有一类是使用额外的擒纵改变传动速率的方式。朗格使用的是前一种,而且大多数品牌使用的也是前一种,因为这一种结构更简单、空间占用少、效率高,是最行之有效的方法。朗格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腕表,通过主发条盒将能量经恒定动力系统,传输自摆轮游丝,其中擒纵轮及附设的星型轮,可以做到每秒钟释放一次连接恒定动力系统的杠杆,使其瞬间旋转360度。在整个过程中,恒定动力系统每次将积蓄一秒钟的能量,然后瞬间释放,再积蓄。如此恒定的能量,可以确保发条低能量时传输到擒纵系统的能量依旧稳定。

停秒结构

 

 

 

朗格1900年制带停秒功能规范针怀表

 

 

 

 

 

朗格腕表专利停秒结构

此外,出于秉承天文台表精准性的系列初衷,朗格在19世纪末便已经开创性的研究出了停秒功能。一枚约1900年制作的朗格三针一线开面怀表,带有拔出表冠便可停秒的奇妙结构。今天,复兴后的朗格同样精通此道,通过离合结构和杠杆,能够在表冠拉出时,即刻掣制快速转动的摆轮,实现停秒。这样做的用意,正是朗格出于对准确调整时间的考量,解决了传统机械制表调整时间无法精确至秒的难题,这对于分秒必合的天文台表而言,是必备要素。

秒针归零

然而,当拉出表冠时,我们看到的却并不是秒针停驻的景象,而是秒针快速归零了。这要得益于朗格另一项专利技术——归零,一直以来,归零是计时表的专属功能,几乎从未在其他功能之中出现过。同样出于追求精准的考量,朗格克服重重困难,将归零功能应用于一些非计时腕表之中。

 

 

 

归零核心杠杆和凸轮均位于夹板下方

在此枚朗格跳秒腕表的L094.1机芯之中,朗格将归零装置与跳秒轮系相结合,在其四轮心轴上的离合器上,备有三个圆盘和一枚特制指针形弹簧,中央的离合器圆盘固定于四轮心轴上。在紧闭状态时,弹簧会将顶部和底部的离合器圆盘同时推压。因此,离合器能令大型秒针无法在每秒钟的正常操作模式下突然加速和减速循环地转动。拉起表冠后,复杂的杠杆系统随即启动,四轮心轴与轮系分开,使归零过程在近乎无摩擦的情况下完成。为此,归零杠杆会紧靠心形凸轮转动,秒针亦会立刻返回12点钟位置。将表冠按回原位,离合器随即关闭,摆轮再次运作,机芯亦可重新启动。

最后10小时动力储存提醒

 

 

 

除了这些独特的功能以外,我们还注意到,朗格Jumping Seconds腕表的盘面,还有一个很小的视窗,当你上满弦时,它是白色的,而当戴了一天半以后,它又变成红色的了。这是朗格非常人性化的一项功能,为剩余动力储存指示,和以往带有动力储存显示功能的朗格腕表不同的是,这枚腕表仅有当动储低于10小时时,它才会显示出红色,提醒表主该上链了。那么如何判断它动储的情况呢?在机械世界里,齿轮的啮合具有固定的规律,所以通过掌握满能量到空能量,发条盒齿轮转过的弧度范围,即可准确而简易的了解到当前的动储状态。

品味朗格极致细腻的工艺

如果说精准、可靠、耐用是朗格追求最优秀时计的价值躯干,那么极致细腻的工艺则让其价值更为饱满。纵观整个高级制表产业,没有哪个品牌敢不重视工艺对品牌价值的意义,因为它是高级钟表最核心的价值组成部分之一。朗格对此尤为注重,从3/4夹板的基础打磨到微型组件的手工抛光,从杠杆曲线倒角到夹板手工雕刻,其中的每一项都力求达到最佳的效果,无论是出于性能的需要,还是美观的宗旨。

其实就工艺而言,大家关注最多的,可能是各类打磨,然而,多数打磨只是装饰性的,真正具有重要价值的工艺,往往不只是打磨。

手工制作 部件成型

当整块的金属经过零部件生产部门之后,便会成为机芯组件的坯体,这些毛坯的零部件不能直接装嵌到机芯之中,因为数控车床或者微机电车床只能制作出高精度的主体,很多细节只能由人工操作完成。

 

 

 

朗格自制游丝需手工折弯

朗格历经十年之久研发而成的自制游丝,便是体现朗格工艺很好的例子,当通过之前如拉丝、滚平、切割卷绕、冶炼等精密工序之后,金属丝便制作成盘曲的游丝卷,此时,真正的挑战才开始。朗格通过特定的运算方程确定出游丝的每一个弯折点,然后由拥有两年以上折游丝经验的钟表师,手持专用钳子,在显微镜下对固定在模具上的游丝进行折弯,由于对不同类型的游丝有不同的要求,部分游丝手工弯折的误差精度需要达到0.02毫米方能达到理想的效果。当游丝折弯完成之后,借助高灵敏度频率分析仪,朗格将最合适的游丝,配对至相应的摆轮之中,最终应用于腕表之内。自2010年起,朗格便开始将自产游丝逐渐应用于各大系列之中。

 

 

 

手工雕花摆夹板

朗格标志性的另一项工艺,是它的手工雕刻摆轮夹板。这项传统自19世纪开始,一直延续至今,即便当朗格表厂被摧毁于战火之后,也通过格拉苏蒂制表产业的历代传承而得以保存。当朗格复苏之后,品牌重新恢复了这项传统。每一块朗格腕表的摆轮夹板,均由技艺精湛的雕刻师徒手雕刻,由于每一位雕刻师的手法、力道等不尽相同,因而这也成为了朗格腕表独一无二的重要标志。在用于固定夹板的朗格螺丝周围,朗格雕刻师使用小型的雕刻工具,刻出线条自然而婉转的花卉图案,这些花卉图案勾勒出部件别具风格的轮廓,形成朗格机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二次组装

 

 

 

在诸多朗格娴熟的手工艺之中,二次组装是最值得说道的,因为它不露痕迹,却极为耗费时间和精力,只为保证机芯的可靠性。在所有的高级制表品牌之中,仅有朗格开创性的提出了这项理念并一直执行着。组装是整个制表工艺中最需谨慎的环节,朗格第一次组装,其重点在于检测组装好的机芯各个部分是否运作流畅。二次组装,意味着将组装好并经过初步检测的机芯完全拆解,然后对其部件进行清洗、装饰,重新组装,再检测。这项工程最大挑战,并非在基础款型上,而在高级复杂表款,无论如何高级的表款,都必须经过朗格二次组装的考验。对于任何一个品牌而言,组装一款高级复杂机芯比如三问、万年历、追针计时等,都不是一项轻松的任务,更何况朗格对此要进行拆解,重新组装,这也正是朗格机芯稳定可靠、易于维护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些杰出的工艺,不仅仅应用于这款全新的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腕表之中,也应用于朗格的全部腕表。

总结:当复兴朗格品牌的瓦尔特?朗格先生,谈及朗格传统与创新精神之时,一句“You can’t standstill,Standstill is regression”,便深刻传达了品牌的制表精髓。传统是品牌立足之根本,创新是品牌发展之源泉,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腕表以天文台精密时计之标准,三针各自独立,传承150年前朗格创始人跳秒机制创新理念,创造性的探寻非同寻常的跳秒机制,带来前所未有的朗格复杂时计新体验,从而成为今年朗格又一款重要作品。(全球腕表 吴一冰)


更多>本企业其它产品
璀璨之钥 品鉴卡地亚CLé DE CARTIER系列镶钻腕表 新朗格 聆听秒针“芯”跳动——RICHARD LANGE JUMPING SECONDS 细数欧米茄海马300的几大优势,表友“真的是业界良心”_品牌 百度购物节帝舵高仿表 穿越时空 打开传奇女王的首饰盒_设计 融合四大品牌基因,2021年的天梭表有哪些看点? 盘点2016巴塞尔展上15款最具吸引力的腕表 功能简单同样具有魅力 三款精美女士腕表推荐
0相关评论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